公告

字母
语音
词组与句子构成
世界语300句
常用词组
缩略语表
网上收听世界语广播
世界语广播电台时刻频率表
世界语广播电台的地址和网站

 

世界语中常见的歧义现象
时间:2011/9/10 15:13:35,点击:0
 
1. 因同音异义词而产生的歧义。

     所谓同音异义词,就是两个(或两个以上)语音相同但意义不同的词。尽管同音异义词有时在一定的条件下也可使语句造成谐音双关的修辞效果,但在一般情况下,为了不致产生歧义,人们总是尽量避免使用同音异义词。

     同音异义词在自然语中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与自然语相比,世界语中的同音异义词数量极少,因为柴门霍夫在从自然语中吸收词根时十分注意避免同音异义现象的产生。他采用各种办法分化了可能产生的同音异义词。在新近出版的各种世界语词典中虽然仍可以发现个别同音异义词,如ero(纪元)——ero(组成某物的分子),firmo(商行)——firmo(坚实),piĉo(音高)——maĉo(比赛)——maĉo(咀嚼),但词典中同时也注明如何分化这些同音异义词的办法。例如将上面几组词中前一个词分别分化为:erao(纪元),pitĉo(音高),matĉo(比赛)。分化同音异义语的办法是多种多样的,除了上面所举的在词中增添元音或辅音字母的办法外,还有保留词中的双写辅音字母(如villo别墅——vilo绒毛),保留拉丁词源中的元音字母u或us(如paruo山雀属——paro一双;kalkuluso结石——kalkulo计算),改变词根中的辅音字母(如ĥoro合唱——koro心),在词根与词尾之间加区别符号(如log’o一种古代容量单位——logo 引诱或测程仪)等。但尽管如此,世界语中仍有少数的同音异义词,例如“logo”这一词形既可指“引诱”,也可指“测程仪”。


     世界语中的同音异义词主要存在于合成词(包括派生词)与其同音的另一合成词或单纯词之间。例如:

vek-anto(唤醒者)—ve-kanto(唱悲歌的人)

pied-iranto(步行者)—pie-diranto(虔诚地说话的人)

la tero(土地)—latero(边,侧)

or-doni(给予黄金)—ordoni(命令)

l’ afero(事情)—la afero(铁)

reprezenti(再呈出,再提出)—reprezenti(代表,代理)


     有的世界语作家利用这类同音异义语的谐音关系构成一种巧妙、有趣的文字游戏(mistranĉo)。例如:

1) En ripoj ripozas ne ni, sed neni’!

2) Iam konto en la banko

Estis certa, fera konto, sed vidiĝis la dorsflanko:

Nun ĝi estas fe-rakonto.


     但是在日常语言中,这类同音异义词是应当尽量避免使用的。例如我们可以用sentiva代替sentema(敏感的),以避免与sen-tema(无题的)造成歧义;应尽可能使用la avo(祖父)而不使用l’ avo,以避免与lavo(洗涤)造成歧义;在合成词kromprodukto(铬产品)的两个词根之间加字母“o”(kromoprodukto),以区别于派生词kromprodukto(副产品);用mikrono代替mikrometro(微米),以区别于mikrometro(测微计);用ree prezenti代替re-prezenti(再呈出,再提出)以区别于reprezenti(代表,代理);用ree (aŭ: denove) produkti代替re-produkti(进行再生产)以区别于re-produkti(繁殖;复制);用Protestanto代替protestanto(基督教新教徒)以区别于protestanto(抗议者),用Romano代替romano(古罗马人)以区别于romano(长篇小说),等等。

2. 因多义词而产生的歧义。

     一词多义,即同一个词具有若干有关联的意义,是各种语言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多义词有时也会造成歧义。例如:


La kantado estas tre agrabla.


     由于kantado既可指唱歌的持续动作,也可指所从事的唱歌职业或唱歌艺术。请比较柴门霍夫《基础文选》p. 14上的一句话:La kantado estas agrabla okupo. 唱歌是一项令人愉快的工作),因而“La kantado estas tre agrabla.”这句话中的“kantado”就可能有不同的理解。为了避免歧义,可在必要的情况下用kantarto代替词义较宽的kantado。
    再如,“doktoro”在世界语中和在西方语言中一样,既可作“医生”讲,也可作“博士”讲。当我们与一个人初次相识时,我们很难根据他名字前面的“D-ro”断定他是医生还是博士。我国通常把“D-ro L. L. Zamenhof”译为“柴门霍夫博士”。这种译法是否妥当,值得商榷。柴门霍夫中学毕业后进入医学院学医六年,是否获得了“博士”学位,似乎没有这方面的确切文字记载。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是一位开业医生。即使他没有获得“博士”学位,也完全有资格而且也必须在自己名字的前面加上D-ro这一头衔的。从doktoro这个词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一词多义可能造成的歧义。

     世界语中的词汇大都来自西方语言。这些词汇由于种种历史和文化方面的原因在各种西方语言中的含义和用法并不都是完全一致的,其中的一些往往有不同程度的差异。例如,当一个陌生人向你自我介绍时说“Mi estas profesoro”,你最好先弄清他是哪一国的人。“profesoro”在英国专指大学教授,在美国除了指教授外,还可用来称呼大学里的一般教师,在法国,这个词除了指大学教授外,还可以用来称呼中学高年级的教师,甚至一般的教员。《世界语插图大词典》(PIV)给这处词下的定义过分笼统:instruisto en supera lernejo, instituto, fakultato ks(高等学校、专科大学、大专院系等教学机构中的教师),也容易使人对它产生不同的理解。当然,这类词所产生的不同理解与一般意义上的“歧义”性质并不完全相同。这涉及到世界语和民族语中的一些形式相同而含义不同或不完全相同的词(即所谓“假朋友”)之间的词义比较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笔者将另文阐述。


   “de”是世界语最常用的介词之一。由于它可用来表示多种语法关系,因而也易产生歧义。例如“Ili estas apartigitaj de ni”这句话可以有两种不同的理解:1)他们被我们分开(“de”用来表示施事者);2)他们被人与我们分开(“de”表示“离开”,句中省略了施事者)。为了准确地表达第二种意思以区别于第一种,我们通常可以用“disde”或“for de”代替句中的de。柴门霍夫在Lingvaj Respondoj(《语言问答》)一书p. 83上明确指出:“Lia propra poŝhorloĝo estis ŝtelita de la hoko, sur kiu li ordinare pendigis ĝin”(他自己的怀表被人从他通常挂怀表的钩子上偷走了)这句话中的“de la hoko”最好改为“for de la hoko”。


     再如,在柴门霍夫审订的《基础文选》(Fundamenta Krestomatio)p. 32上有这样一句话:

La bramano ne povis elporti la turmentojn, ricevatajn de sia edzino, kaj foriris.

     这句话中的“ricevatajn de sia edzino”可以有两种理解:1)自己妻子所遭受的(“de”表示施事者,句子的意思是“不忍心看到妻子遭受痛苦”);2)从自己妻子那里遭受到的(“de”表示空间起点的“从”)。从上下文判断,这句话的意思是:那婆罗门不能忍受妻子对他的折磨,离家出走了。为了使句意清楚,最好把这句话中的“ricevatajn de sia edzino”改成“kiujn li ricevis de sia edzino”。


请再看一个例句:

La kondamno de la juĝisto surprizis ĉiujn ĉeestantojn.

     这句话可能有两种理解:1)(对罪犯)的判决使所有在场的人感到惊讶;2)(人们)对判决的谴责使所有在场的人感到惊讶。如果我们的要表达的意思是前者,这句话可以改为“La kondamno farita (aŭ: fare) de la juĝisto …”;如果是后者,则可改成“La kondamno al la juĝisto”。
打印】【关闭
              


技术支持:奥晖网络传媒公司 版权:奥晖旅游网  
辽ICP备:08102081号    网站声明      合作联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